在堅守中突圍
吉安縣永和鎮吉州窯本覺坊院內,一場莊重的拜師禮儀式在這一天舉行。經過祭拜祖師、行拜師禮、師父宣布門規、弟子為師父奉茶等傳統拜師禮儀流程,陶藝大師段敏瑞......

原標題:在堅守中突圍——老段與吉州窯

     

老段與他的柴窯

     

吉州窯本覺坊傳統工藝木葉天目盞

     

吉州窯本覺坊手繪花瓶  

■曾淑群

2021年元旦,晴空萬里。杲杲冬陽普照在廬陵大地,灑在新年里每一個人的臉龐。

吉安縣永和鎮吉州窯本覺坊院內,一場莊重的拜師禮儀式在這一天舉行。經過祭拜祖師、行拜師禮、師父宣布門規、弟子為師父奉茶等傳統拜師禮儀流程,陶藝大師段敏瑞將館內的三名品學兼優的學生正式收入門下。這樣的儀式,彰顯了中國人尊師重道的優良傳統,意味著在師承的譜系里,吉州窯傳統陶瓷燒制技藝在年輕一代開枝散葉。

剛剛過去的2020年,對于我們每一個人來說,都是不同尋常的一年。而對于“老段”來說,這一年既有著常人的酸甜苦辣,還有著獨屬于他自己的在困頓中突圍、在汗水中品嘗收獲的榮耀與欣慰。

2020年,老段經吉安市人社局考評通過,成為市級吉州窯手造柴燒技能大師工作室領銜人;獲得省級“陶瓷藝術大師”榮譽稱號;取得國家一級陶瓷裝飾工職業技能證書;作為文化使者,登上美國紐約時代廣場納斯達克大屏。

老段年輕時曾經是本市一名兢兢業業的金融業人士,在攝影圈玩得相當有知名度,人稱“定焦老段”。2006年,老段離開金融行業,一頭扎進泥巴和窯火里,回老家寧岡開了家瓷業公司。那一年他已經43歲了。2012年,永和吉州窯遺址公園開發建立,老段又琢磨著要把吉州窯傳統的燒瓷技術給發掘出來。自打他第一眼見到吉州窯木葉天目盞,就心心念念攢著勁兒要把那份宋瓷的神韻給找回來。就這樣“頭腦一熱”他又關了在寧岡的瓷廠,獨自卷著鋪蓋來到了吉安縣永和鎮,成了吉州窯斷燒700年后,第一個在廢窯包旁搭建窯坊、重燃窯火的窯工、窯主。

從寧岡轉戰永和,從成熟的批量化工業生產到完全陌生的傳統工藝的嘗試和探索,從機器制造到純手工,老段開始了他的“摸著石頭過河之路”。他既有青年人的敢于冒險、勇打勇拼,也有熟男的思路明確、行事穩健,更有老將般的屢敗屢戰、愈挫愈勇之風。

先人留下一個未解之謎:木葉天目的燒制工藝、吉州窯在元代為何斷燒?歷代史書資料無從記載。但凡有幸遇見古吉州窯的工藝品,老段總是不惜重金買來,視作標本和參照物。他走村下鄉從老祖宗留下的碎瓷殘片、一些博物館真器的實物照片、以及民間眾說紛紜的種種傳聞中去尋蹤探源。

“挺能折騰事兒”的老段在永和“安營扎寨”,每日以廠為家:和泥、拉坯、修坯、曬坯、打磨、雕花、上色、滿窯……所有制瓷工序,老段都獨自手工操作,他還每天蹲在窯火邊控溫、控時,用筆記錄燒瓷過程中的詳細步驟和變化。

老段成功了。從第一件木葉天目的出窯,到如今愈來愈成熟和完美的作品,要說人家老段憑的是什么,答案不言而喻。一晃八年過去,他燒制出一件件令人矚目的佳作:《吉州窯禪宗盞》獲得2016第一屆旅游商品大賽二等獎、江西旅游博覽會金獎;《剔花牡丹跳刀紋樽》獲2017吉安市文化創意設計暨工藝美術作品創作大賽一等獎、第十三屆中國(深圳)國際文化產業博覽會銅獎;《彩繪文房五件套》獲第十三屆中國(深圳)國際文化產業博覽會銅獎;《炭燒側把壺》獲第二屆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優秀獎;《柴燒虎斑紋盞》《柴燒剪紙貼花盞》入選“2019中日陶瓷名家精品聯展”并收藏;《剪紙貼花國泰民安斗笠盞》獲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主辦的2019中國(北京)國際精品陶瓷展覽會傳承創新獎;《紅軍萬歲茶具》獲中國旅游協會主辦的2019全國紅色旅游文創產品大賽“全國優秀紅色旅游文創產品”稱號;《彩繪如意紋梅瓶》獲2020中國(北京)陶瓷藝術家作品展金獎……

成功并非偶然的幸運,而是源自常年的艱辛付出與積累。面對如今遍地開花的吉州窯陶瓷藝術從業者,老段始終秉承初心,在堅守“柴燒、手造”的傳統工藝上不曾動搖。

在本覺坊的廠院里,有一間被命名為“問宋”的工作室,老段對宋文化、吉州窯宋瓷的喜愛由此可見一斑。一千年前的永和鎮,“民物繁庶,舟車輻輳”,“辟坊巷街三市”,“七十二條花街”,與景德鎮同樣是江西境內并駕齊驅的名瓷產地。

宋代是中國人知性普遍成熟的時代,文化藝術審美達到空前繁榮的時代。造物之樂隱逸在中國儒士生活的角角落落,并形成了一套宋人所獨有的質素、趣雅的品位:吟詩、品畫、博古、參禪之際,熏香、茗茶、插花……吉州窯天目瓷的簡凈素雅契合了宋代文人雅士對器物之美的追崇。真正的簡潔絕非簡單,必有其深邃的內涵。“吉州窯木葉天目盞”的來歷已無從考證,那黝黑碗底的一片黃褐色桑葉,簡潔安靜中融入質樸天然的美,它昭示著中國人對禪宗思想的領會:那是對榮枯生死的明悟,是人在天地間的因緣際會,是廓然無圣的脫達……

聊起宋瓷,老段如數家珍。他說,一遍遍觸摸、注視一件件瓷器時,就仿佛在與古代窯工之間一次次地交流對話。原來,“問宋”的深意在此啊。這樣一種與他者的對話經歷,又何嘗不是在建立與自己的對話?這分明是一個雙向發現的過程。這是旋轉時空的技藝,這也是一切技藝的內涵:通過審美的過程,轉而由對象來發現天、地、自我,以達致知。

時常有外地慕名而來者,舍快求慢,放棄便捷的網購,大老遠地來到永和鎮本覺坊,求購一兩套茶具而已。為的是現場觀覽和體驗吉州窯陶瓷的手工燒造過程,聽一聽老段講一講關于宋代吉州窯的故事。老段也爽朗好客,但聞其侃侃而談,來訪者移步游目,所聞所見皆趣,再欣然選得鐘愛之器,賓主盡歡。

老段說:“他們買走的,不僅僅是幾個盞、幾把壺,還有獨一無二的手工制造,還有傳統文化的附加值。我的產品走到哪里,那里的人在用到產品時就會對它產生好奇,那我們的吉州窯文化和工藝就傳播到了哪里。”

政府的支持、行業的推動,吉州窯旅游市場的不斷擴大,永和吉州窯迎來了自元代末期斷燒之后一個全新的發展時代。老段在經過反復試燒,已完全掌握了吉州窯剪紙貼花、木葉天目、兔毫盞、玳瑁盞等傳統產品的燒制技術。他還在繼承傳統和改革創新上做了許多大膽的嘗試。在古法燒制木葉天目的基礎上,通過調整釉料配方和燒制溫度、氣氛,成功燒制出符合現代人審美習慣的新法木葉天目。

如今的本覺坊,與吉安市知名畫家、井岡山大學藝術學院、井岡山大學吉州窯陶瓷研究所、吉安職業技術學院、吉安市美協女畫家藝委會等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。老段和藝術家們不斷地探索和試驗,成功地將國畫藝術和萬安剪紙藝術運用到陶瓷裝飾中。他還不斷嘗試把具有廬陵文化風格的紋飾移植到日用瓷裝飾中去;把吉州窯陶瓷裝飾風格移植到建筑陶瓷裝飾中去;開發出既具有吉州窯傳統風格,又富有現代藝術價值的新產品;推出游客喜聞樂見的陶瓷飾品、旅游紀念品。

從事吉州窯仿古瓷這個行業,可以說,老段一直站在市場的前沿。在永和鎮這塊謀業之地,老段也在追名逐利、趨利避害和堅守傳統、秉承初心之間有過艱難抉擇。但他始終拒絕工業化生產,信奉做產品就是做文化的理念,堅持手工和原創。這是他的癡心。

而老段的癡心另有出走之途:如他故鄉的山路,他以泥作陶瓷,尋往宋朝。這是一條鋪在內心的路,也是一條伸向遠方的路。他想讓更多、更遠的人,聽到吉州窯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
乐清武汉麻将怎么算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