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屋與香樟
老屋,是那種青磚勾縫式的廬陵風格建筑,從爺爺奶奶這輩開始入住,繁衍生息,四世同堂。它兀立于贛江畔,四周聳起的新房將它團團包圍,顯得有些孤零,唯有門前那......

歐陽慶華

老屋,是那種青磚勾縫式的廬陵風格建筑,從爺爺奶奶這輩開始入住,繁衍生息,四世同堂。它兀立于贛江畔,四周聳起的新房將它團團包圍,顯得有些孤零,唯有門前那棵同樣上了歲數的古香樟與它相伴相隨,不離不棄。

古香樟遮天蔽日,軀干粗壯,需七個成年人方可牽手圍抱。論起它的年輪,兒時常與小伙伴爭論不休,有說比自己爺爺大的,也有說不比太爺小的。我問家中最年長的爺爺,爺爺告訴我,他爺爺的爺爺也說不清楚。我又去問奶奶,奶奶說,自從洗腳上岸與爺爺結婚,就不止一次問過自己的家婆,家婆跟她說,家婆的家婆也弄不明白。自此,古樟連同它的神秘,便在我幼小的心里扎根,陪歲月一起慢慢變老。

古香樟巨傘般忠誠守護在老屋前,奶奶視它為神樹,逢初一和十五,必備香燭祭品,于樹下躬身跪拜,作揖祈福,日復一日,從不間斷。

年幼懵懂,對奶奶的舉動匿笑不已。也難怪,古香樟枝繁葉茂,樹椏虬枝延伸到老屋房頂,遇風霜雨雪或龍卷冰雹,大小樹枝折落一地,唯獨老屋有驚無險,片瓦無損。有次霹靂掠過房頂,雷電驚天動地,震聾發聵,屋內充斥火藥味。風暴過后,發現古樟表皮削去一大片,一截巨大的樹枝落于門前,老屋卻安然無恙。從此,對于奶奶的虔誠便有了世俗的理解,對古樟油然而生的敬畏在心中滋生。

古香樟得贛江潤澤,承天地靈氣纏綿,開枝散葉,恣意生長,篷勃為江岸一叢翠綠,成為導航南來北往舟楫的一座塔標。船老大遠遠望見那簇綠標,便減速擺舵,慢慢靠岸。

依江而居,自然結交了不少船工朋友,奶奶掐指一算,估摸朋友的貨船要到岸了,忙不迭地磨好香茶,備些土特產品和農家菜。又把樟樹周邊仔細清掃整理一番,支好桌椅,等待客人的到來。

茗香,迎著久違的重逢,透過唇齒讓客人們直呼過癮。談笑間,一壺老酒和幾樣可口的下酒菜端了上來,爺爺與父親陪船工朋友你來我往推杯換盞。夕陽,透過枝縫葉隙落下滿桌子斑駁。時光,在酒酣耳熱中消彌。

兒時的光景是快樂的。古香樟下,踢房子、抽陀螺、轉鐵環……童趣在綠蔭下盡情釋放。晚飯后,半倚半躺的奶奶,搖著“鳶羽扇”,重復著隨老外公下河網漁的逸聞。我與小伙伴們圍在她身邊玩起老鷹抓小雞的游戲,將她掰扯得東倒西歪,逗得她前翻后仰。

天微亮,古樟樹上,鳥兒開著音樂派對,鳴囀春之歌,夏之韻,秋之意,冬之蘊。高枝筑巢是喜鵲的習性,它是父親眼中的吉祥鳥,報喜鳥。每天清晨奶奶便在喜鵲“喀喀”聲中醒來,拉開大門,升騰起村里第一囪煙火。

晝伏夜出的啄木鳥,神出鬼沒,嘴到擒來。“篤篤”啄木聲,宛如遠山寺廟傳來的木魚敲擊聲響,空靈清脆,穿透鄉村靜謐的夜色,給忙碌一天的鄉人們蕩滌心身疲憊。

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是農家世代不變的生活軌跡。沉重的生活壓力常常讓父親不堪重負,唯有聽到喜鵲聲聲報喜,才仰頭乜斜一眼,臉上擠出一絲笑容,喃喃道:難不成今天有好事?

父親心里清楚,有好事也輪不到自己頭上,早出晚歸才是農家人實實在在的衣食計。真要說“好事”,便是盼望有朝一日,六個孩子至少出一位讀書人光宗耀祖。

父親是單傳,沒有兄弟姐妹,因為家里窮,小學沒畢業便綴學在家務農,雖然通過自身努力當上了生產隊會計,但要走向更大的舞臺卻力不從心。因此,讓子女們出人頭地跳出農門是他最大的心愿,哪怕再苦再累也要讓我們兄妹安心讀好書。

村子是個文風鼎盛之地,父親常常指著門前通往江邊的路,向我和弟妹們絮叨起家族史:過去村里中榜的學子,在祠堂拜過先祖后,便從這里經尚書碼頭登船赴任。言語間,透出驕傲,更蘊含希冀與鞭策。

古樟北側,也有一頂遙相呼應的鵲巢,那是歐陽總祠“崇德堂”門廊上的鵲巢宮。這座六百多年的宗祠,代表了家族詩禮傳家的輝煌與榮耀。鵲巢宮,作為宗族榮耀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標識,蘊含耕讀傳承的特殊意義。

在喜鵲每天“喀喀”歡叫聲中,終于等來了父親期盼的“好事”。不久,小弟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。父親高興得像只喜鵲,四處向親朋好友傳訊報喜。

兒子的大學錄取更具戲劇性。高考后的一天,父親一大早從老屋趕到縣城,敲開我的家門,叨叨著一大早喜鵲叫得歡,估摸是孫子錄取了。話音剛落,學校來電話催著兒子去領入學通知書。父親樂得合不上嘴,午餐在我這多飲了兩杯,醉了。

這么多年,古香樟一直是心頭那縷抹不去的鄉愁,它像一顆種子,葳蕤成一叢翠綠,不論我走到哪,不論生活多艱難,總能讓我在狹縫中看到那叢綠影,感覺一絲陰涼,看到新的希望。

一晃年近花甲,再次走近古香樟,軀干上一塊標識八百五十年的鐵牌,記錄著它的歲月滄桑。仰望它,猶如仰視一位耄耋老者,雖枝葉稀疏漸顯老態,依然挺撥高聳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
乐清武汉麻将怎么算钱